新闻|股票|评论|外汇|债券|基金|期货|黄金|银行|保险|数据|行情|信托|理财|收藏|读书|汽车|房产|科技|视频|博客|微博|股吧|论坛
 
高尔夫  红酒  邮轮  品牌酒店
境外游  自驾  展会  地方印象
 
保险  新闻
汇率  图片
 
签证 
投资 
 
博客   游记
论坛

乾州 爱上一座城他乡亦故乡

  • 字号
2016-03-04 06:30:00 来源:乐途旅游  作者:九妹

  张爱玲说:因为一个人,爱上一座城

古城,时光的切片

  古城,时光的切片

  张爱玲说:因为一个人,爱上一座城。

  爱上一座城,总是有些理由的,张爱玲给了我们太多的启示。记得春节后回到吉首上班,有位朋友说祝贺,我颇有些诧然,即而懂得,爱上一座城,他乡亦是故乡。

  旧时候,吉首称乾州,隶属乾州厅管辖,如今在吉首我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乾州。在历史的长河里,湘西四大古镇乾州、茶峒、浦市、里耶,地处吉首的乾州因为经济较为发达历来名列其首。沈从文曾在《湘西》一文这样描述:乾州,地方虽不大,小小石头城却整齐干净,且出了近三十年来历史上有名姓的人物……

  七十年后的小小石头城,城内十里古街,城中十里河道,城外十里边墙,老宅风韵犹存,散发出的历史的厚重,文化的底蕴,浸染了这座城里的古典。像从时光深处走来,有闲适的味道,有人文的气息,宛若一曲清丽的弦歌,漾出一城的清雅,一城的灵秀,一城的幽淡,还有一城的漫散。

  老师来湘西,我就陪着他去了乾州古城。

一条清浅逶迤的万溶江,一条绵延数里的河街。

  一条清浅逶迤的万溶江,一条绵延数里的河街。

  一条清浅逶迤的万溶江,一条绵延数里的河街,一排排架在河岸青岩壁上的吊脚楼,具有浓厚的民族气息、文化气息、生活气息、乡土气息。即使,弯弯曲曲的河街已经没有了林立的店铺、丛生的作坊,清瘦的一江水已经容不下船只的几进几出,老师仍然拍得入迷,他说:摄影,时光的切片,它是诗的材料,它是画的素材,它是心的飘洒,它是眼界的开拓,酝酿久了,它会成为我生命的芬芳印迹。

  他天不亮就起来了,为的是看到江上的雾气。结果却没有,连炊烟都没有。江边有捣衣的,声传得很远,特有诗意。水接近枯竭,船被搁浅石滩上。古城人很少,只有上学的孩子背着书包匆匆走过。他边拍边感叹:生活本该是如此安静,城里人太多,应该到乡下去,未来的生活应该是田园诗的生活。

  后来,我看到那组乾州摄影,无风无雨也无晴的天气是最不好拍摄的,干脆退到历史中去,镜头定格为怀旧,天是淡淡黄的,水是淡淡绿的,河边石头是淡淡灰白的,河街房屋是淡淡黑褐的,褪色的时光,斑驳的故事,风雨吹不走的孤舟,载着满满的传说。一一欣赏,古城的风情风物在脑际迅速闪过,想起了老师喜欢的胡家塘那一片古意悠悠的荷塘,又还想起了一句话:一口碧绿清澈的安澜井,让乾州古城内的百姓安逸了近500年。

  安澜井就在荷塘古柳旁,井口小小的、圆圆的,实在不起眼,1925年十万川军围攻乾州古城,就是这安澜井水让城内守军和居民度过了万分艰难的一个多月。岁月变迁,井水始终波澜不惊,青玉般的水中,两对黑、红金鱼自由游弋。观过这自在美景的还有著名历史学家、社会活动家翦伯赞、中国画马“四杰”之一、人称“北徐(徐悲鸿)南张”的张一尊、现代著名作家张天翼、贺龙之女贺捷生将军,他们寄居过的寓所就在古城里。前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夫人劳安也在这里度过了她的学生时代。抗战期间,国立八中初中部迁徙到古城中的文庙里,文庙的欧式窗户就是那时改的。

  关于这座古城,让老师驻足凝望的就是翦伯赞寄寓。

  抗日战争时期,吉首成为湖南抗战的大后方,国民政府许多临时机构均在此处设立办事处,仅报纸杂志就有数十家之多。1940年初,翦伯赞奉中共湖南工委指示,前往重庆八路军办事处报到,赴渝途中,在乾州暂住。

翦伯赞寄寓在古巷子里面,青石板路上印痕点点

  翦伯赞寄寓在古巷子里面,青石板路上印痕点点

  翦伯赞寄寓在古巷子里面,青石板路上印痕点点,一个坑洞,一个凹槽,都可以映照出当日熙熙攘攘、车水马龙的闹市繁华。寓寄是后来复修的,显得很幽雅,正屋、书房一应俱全,正房木壁上挂着一幅隶书,写的是:“读书志在圣贤,而非科第。为官心存君国,而非身家。”正是这幅对联,让老师说起了翦伯赞的《中国史纲要》,说起了1944年桃源、常德相继失守,夜不成寐的翦伯赞含泪写下了著名的《常德、桃源沦陷记》。我说1956年翦伯赞曾回到乾州,老师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说想起了1968年翦伯赞自杀时口袋里的两张纸条,“我实在交代不出什么问题,所以走了这条绝路”,这样的离开,是剥离出属于学者自己的本质,像晨曦梦回时的一弯晓月,散发着清朗、辽远和庄严。

  书院:城市的一处经典遗产

有一座索桥通向对岸,桥下是颇有名气的书院码头。

  有一座索桥通向对岸,桥下是颇有名气的书院码头。

  走出古巷去江边,有一座索桥通向对岸,桥下是颇有名气的书院码头。作为城市的一处经典遗产,书院不凡不俗,永远不会被历史遗弃。

  潕溪书院在湘西最具盛气,书院的门边有一副对联:“读法书畏刑,读兵书畏战,读儒书刑战不畏;耕尧田忧水,耕舜田忧旱,耕砚田水旱无忧。”相传为明代理学家、教育家吴鹤撰书,他也是潕溪书院的创办人。吴鹤为乾州人,师从王阳明,曾千里追随到江西,得理学真传,与钱德洪、王畿同为王阳明的得意门生。后因朝政昏浊,无意为官,遂归乡办学,教育苗山子弟。足迹遍及苗乡各寨,牧童农夫都受过他的教诲。按时下的说法,吴鹤称得上民族教育的先驱。

  这样一所老书院,作为湘西人,来到吉首一年多了,我却才走进去。

  潕溪书院所在现是一所师范院校,在学校任教的朋友相约去书院看紫藤花,我方才想起吉首还有一处比乾州更让人惦念的地方。

赏紫色的花,人成了花,成了香,成了春天里最令人陶醉的仙子

  赏紫色的花,人成了花,成了香,成了春天里最令人陶醉的仙子

  我是因了画中紫藤而爱上紫藤的。某年春天,偶然看到画室地板上摆放着一幅两幅三幅《紫藤》。刚画的,笔墨还是湿的,就蹲下瞧了个仔细。这几幅《紫藤》,笔墨凝重浑厚,苍劲中姿媚跃出,藤蔓不甜俗柔弱,花叶色清淡素雅。凝眸染了淡绿、藤黄、花青、赭石的紫藤,如读唐诗宋词。恍惚中,我在唐诗宋词中品味着婉约,品味着豪放,品味着才情,品味着唯美。从而,知道了齐白石的“画藤不似木本,惟青藤老人得之,余三过都门,喜画藤,未知观者何论。”知道了徐文长的紫藤笔墨枯瘦纵逸、色彩清淡素雅,吴昌硕的紫藤笔墨凝重浑厚、色彩浓郁鲜艳。我心里产生一睹紫藤的感念。无数个时日,把所有光阴浸入紫色的光,紫色的影,紫色的香,紫色的韵。从春到夏,从秋到冬,紫藤一直花开画里。

  到潕溪书院看紫藤花,着实让我兴奋。

  未进书院就看到大门左边长廊一大片明丽的紫色,我不是第一次看到紫藤,却是第一次看到如瀑如流的紫藤花,顿时感觉整个天地似乎被赋予了令人清明的嗅觉。这株紫藤,已是百年有余,粗壮盈尺,萌动一般伸展着,蜿蜒不尽,将自己的生命攀援到卓越的境地,一串一串的紫色花瓣叮叮当当披垂下来,似云锦可裁,似瀑布可掬,那么奔放那么激情,那么空幽而烂漫。随手拈起一枝,一朵朵淡雅的花颤动着,嘤嘤可闻,花香细密弥散,浓浓淡淡、深深浅浅,仿佛在流动,在欢笑,在絮语,轻轻悄悄地融进一个愿景里。

  赏着紫色的花,做着紫色的梦,人成了花,成了香,成了春天里最令人陶醉的仙子。

  朋友说书院里面还有一株更大的紫藤,有蔓似巨龙腾空直攀云霄,花如高山玉瀑飞流直下,著名画家黄永玉惊叹此般奇观,欣然题写“藤翁”二字。

  书院的山门是紧闭着的。门上的铜钉、门环就像一些神秘的字符,只有摩挲它的时间能够诠释,任何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能够听到历史敲扣门环的声音。学生已经转移到院外的新式建筑中,院内无人,留一个侧门让文化的探访者进入,空气弥漫着文化的静寂。山门之后,院墙逶迤,石径纵横,建筑分为左、中、右三庭,所有建筑一律依照江南庭院建造,有鹤公祠、藤翁院、鳌鱼池、孔子雕像,院中有院,厅堂交错,形制皆为穿斗式砖木结构,飞檐翘角,上覆青瓦,屋脊安放攒尖宝顶、琉璃飞龙,内部装修以花窗格扇为主,棂条纤秀,飘逸雅致。徜徉其中,不免生出世间广大,总不如此景美妙的慨叹。

  离开时,依伫院墙苍苔,我让朋友拍了几张相片。朋友惊讶,说这里连紫藤花的影子都拍摄不到。我轻轻地说:就喜欢这一地青蒲。

漾出一城的清雅,一城的灵秀,一城的幽淡,还有一城的漫散。

  漾出一城的清雅,一城的灵秀,一城的幽淡,还有一城的漫散。

  “闲情聊自适,幽事与谁评?几上玲珑石,青蒲细细生。”这是我最喜欢的八大山人的一首诗,老师的书上记载过,拍摄过,也泼墨画过。在书院里走了一圈,总感觉若老师来看来拍,历史学者的直觉,定然是在美的至上的境地。

  摄影师:刘墨

  乐途旅游网与专栏作家:九妹
(责任编辑:张春元 )

相关新闻

评论

还可输入 500

新闻精品推荐

推广
热点

  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和讯网无关。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