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了解更多关于《 》的报道,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。
放弃阅读
注册

民俗文化村乱象调查:濮阳翟庄涉套取资金1.4亿

2017-04-27 00:34:13 中国产经新闻 
本报记者 尚冰昕 周文奎报道
本报记者 尚冰昕 周文奎报道

  阳春三月,春和景明时节,河南省濮阳市华龙区岳村镇翟庄村,一片狼藉的拆迁现场到处是残垣断壁,了无生机:拆迁垃圾既没有及时清运,也没有进行任何苫盖,在大风的呼啸声中,尘土飞扬,风沙弥漫中散发着阵阵臭味。

  翟庄村文化宣传栏上,“翟庄特色民俗文化村项目鸟瞰图”依然清晰醒目,但伴随着这美好远景的规划,却是村民们深深的忧虑和声声质疑。

  民俗文化村变脸

  资料显示,翟庄是一座富有悠久历史文化渊源的老村子。2300年前,孔圣人曾在此居住,时人称呼之为安居寨,寨里修了一座庙叫圣人殿,用来纪念孔夫子带给此地的福祉,康熙年间改为翟庄。

  然而,伴随着华龙区工业化的进程,翟庄以往的平静被打破。

  翟庄村支书翟潮林向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介绍了翟庄拆迁的情况。翟潮林说,之前自己在外面搞路政工程,已30年没有回村了,这次回村也是岳村镇领导追着他做了两个月的思想工作,希望他能回村主持村里的工作。在此情况下,2014年7月26日,岳村镇党委任命他当了翟庄村支书。

  他上任到村里了解民情后,准备为群众修路办好事时,发现翟庄伴随着区工业化和城镇化的推进,已成为产业聚集区的城中村了。在政府的规划下,村民名下的宅基地已变成了工业用地。在此情况下,村里的路还能否修?他去区农业局询问相关情况,农业局领导的建议是: “修,不如搬。”

  翟潮林说,他马上请示上级领导,询问他们村能不能先搬迁再规划,当时领导的意思是,城中村拆起来很困难、很费劲,不如现在就拆掉华龙区外围的翟庄村,尽管几年后濮阳城区才有可能发展到翟庄村,如果到那时再拆迁就更加困难,而且到时也享受不到现在的优惠政策。在这种情况下,翟庄启动拆迁。

  岳村镇政府相关人员也向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介绍了当时的情况。2015年8月15日,翟潮林以翟庄党支部、村委会名义,向镇政府打了《关于村庄搬迁事项征求意见的报告》,该报告称,在被调查的702户村民中,赞成村庄搬迁的696户,达到98%以上。因此,翟庄的拆迁是村民的自治行为,并非政府的意图。

  华龙区征收办常主任也表示,翟庄是区里第一例自主腾退的城中村改造,改不改群众说了算,怎么改政府说了算。按照法定程序,翟庄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,有律师公证、录像,同意率、投票率都超过了50%。

  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位村民也表示,同意村庄改造的群众达到98%确有其事,因为翟潮林当时开会时说的是把翟庄建成民俗文化村,规划的都是仿古式建筑群,所以群众都签字表示支持。不过,该村民称,翟潮林在骗取群众签字后马上变脸,拆迁再建变成了货币化安置,让群众拿钱走人,群众自此才得知上了翟潮林的当。所以说,翟潮林此后向政府汇报称资产评估率和腾退协议签字率两项都达到98%,就明显涉嫌造假了。

  对于村民的质疑,翟潮林对记者表示,翟庄目前已经被政府规划成了工业用地,上面要搞开发,搬迁后能腾出550亩地,卖地的钱用来归还因村民搬迁的银行贷款,原址原建已不可能了。新的翟庄社区建设何时能规划到位进而开工建设,他自己也不好说。现在濮阳的房源不足,所以他建议村民早点完成拆迁,服从货币化安置早点拿钱走人。

  涉嫌套取专项资金

  对于村民质疑腾退协议造假的说法,翟潮林表示,腾退协议签字率达到98%以上,才符合国家和濮阳市的政策,政府才给资金扶持。目前上级已经拨付1.4亿元,经他手已经花出去搬迁费用8000多万,剩下的七八十户村民,只要同意拆迁,他马上给钱。

  翟潮林说,这98%不造假,没水分,自己上任后翻新村委会,逢年过节给村民发猪肉、食用油、月饼等,花了足有500多万元,这些并非用来收买人心,而是出于真心为乡亲们好,所以大多数村民都是拥护自己的。为此,村民还给自己送了19面锦旗,都在村委会挂着。有少部分村民向上级举报自己贪污、养情妇等问题都是谣传,并不属实。

  也有村民告诉记者,国家棚户区改造政策,要求群众满意率必须达到98%以上方可实施拆迁,腾退率达到98%以上才能拨付资金。如果数据造假,就涉嫌套取国家棚户区改造资金。

  该村民进一步向记者指出,翟庄村实际住户565户,《河南省2017棚户区改造项目表》公示的也是565户,村干部为了造出98%的群众满意率,上报华龙区时变为553户,比实际少报了12户。别小看这12户,翟庄村若有12户群众不同意,就不能拆迁。若上报565户,565户×98%=553.7户,则需要553户签名,而上报553户只需要553×98%=541户签名,这样就容易“制造”出98%的满意率。该村民说,无论怎么玩数字游戏,目前翟庄村至少还有70多户村民拒绝签订腾退协议,98%的腾退协议签订率毫无疑问是假的。

  如果想推翻村民腾退协议签字造假的质疑,村委会公开一下村民的原始腾退协议,查看每户村民的原始签字,一切不就大白于天下了吗?

  对此,翟潮林说,原始凭证都已上交到镇里,无法查阅。记者向岳村镇政府提出采访要求,镇政府也只向记者提供了《自主腾退协议》名单,对于村民要求公开的“带有原始签字的腾退协议书”,截至发稿时并未向本报记者提供。

  村民还举报,村干部翟某民利用职务之便,将他本人不在拆迁范围之内的房屋评估并骗取国家资金53万元。对此,镇政府答复,翟某民的评估、领款等相关资料,检察机关已经调走了,目前无法向记者提供。

  记者从濮阳市检察机关获悉,最高人民检察院下发《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“村霸”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积极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的意见》后,濮阳市各级检察机关都积极进行部署,村民举报翟庄村干部的相关问题,目前不便透露。但如果有人以身试法,濮阳市检察机关绝不姑息。

  暴力拆迁何时休

  在翟庄采访期间,有部分村民指出,翟庄村两委班子不健全,翟潮林不是村主任、不具备腾退协议签字资格问题。对此,岳村镇相关人员答复记者:翟潮林是村支书,他签署腾退协议,确实不妥。

  尽管翟潮林签署腾退协议存在不妥,2017年1月4日,正是农历的腊月初七,岳村镇政府和翟庄村村委会还是联合下发了《濮阳市华龙区翟庄村棚户区(城中村)改造项目房屋搬迁公告》,限定腾退户从公告当日到1月10日:“必须将原房屋所有门窗拆除,屋内水电气关闭,围墙、门楼拆除。”

  翟潮林不停地在大喇叭上广播:6天内必须拆迁,要不然,停水、停气!有村民向记者哭诉,临近年关,翟潮林令村委会一班人关掉供气阀、挖断送水主管道、铲断通信电杆,电话线、网线全部切断。

  村民说这次在翟庄的拆迁中,把光绪32年、光绪37年的房子都给扒掉了。按照国家法规,如果不能原址原建,需要先建后拆,更不能采取停水停电等违法强拆手段。

  拆迁截至的1月10日一过,未搬迁户的家里,不同程度遭受了扔砖头、砸玻璃、堵锁眼、垃圾堵门等骚扰,由于村里面的监控被拆除,留守的村民晚上不敢出门,也有村民根本不敢住在村里,不得不到外面租房。

  留守在满目疮痍村里的70多户村民,每天不得不从邻村拉水,烧木柴取暖做饭。由于天天气寒冷,村民们整晚冻得睡不着觉,小孩哭闹、大人心烦……村民说,这是翟庄有史以来最糟心的一个春节。

  翟庄历史文化恐被破坏

  在记者采访期间,濮阳日报社的一同行正在翟庄调研,其调研后公开发表《翟庄掉到河里啦,请打捞翟庄》一文,呼吁政府在发展经济的同时,更要加强对文明、文化的传承和保护。

  该同行在《翟庄掉到河里啦,请打捞翟庄》中指出:“翟庄是有历史的,是有文化的,一个村庄怎么会掉进"湍急的河流"?不是翟庄不小心,而是翟庄自己不当家。在产业集聚区开发区激流的岁月里,掉进河里的也不只有翟庄一个村,打捞翟庄的真实意图,是想唤起我们对故乡的思念。”

  村民告诉记者,一句“翟庄自己不当家”道出了翟庄人的心酸。面对支离破碎的家园,面对“跑偏”的拆迁,村民们无奈地哭诉:我们的宗祠,我们的圣人殿,我们的民俗文化村将魂归何处?

(责任编辑: HN666)
看全文
和讯网今天刊登了《民俗文化村乱象调查:濮阳翟庄涉套取资金1.4亿》一文,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,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。
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
提 交还可输入500

最新评论

查看剩下100条评论

热门新闻排行榜

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

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和讯网无关。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